AugustineLorraine

【春始】花吐症

拾忆:

①花吐症梗
②双向暗恋
③食用愉快


1.


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进房间,照到床上,躺在床上的那个人面色苍白,眉毛蹙起,牙齿咬着下唇,像是在忍耐什么极大的痛苦一般。


剧烈的咳嗽声响起,他坐起身,用手紧紧捂住嘴,腥甜的血腥味上涌,花瓣从指缝间泄出,掉落到床上。他轻轻捻起一片花瓣,静默了片刻,苦笑:“花吐症么?”


因为暗恋得不到结果而患上的病,无药可解,只有两情相悦后的吻才可以治愈。


“两情相悦啊,真困难呢。”又躺回了床上,弥生春愣愣地望着天花板。


洗漱完毕后走出房间,皋月葵正在厨房准备早点,转身看见弥生春:“春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。”


卯月新从冰箱里拿出草莓牛奶,盯着弥生春的脸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恍然大悟:“是因为没有戴本体吧。”


“出房间的时候是忘了呢。” 春摸了摸自己的脸,眼镜没戴,无奈的拧了拧眉心,对着一脸担忧的葵摇摇头,示意自己没事,“始还没起床吗?”


走到睦月始房门前叩门,里面传来连续不断的咳嗽声,随后才是睦月始的回应:“等会儿。”


“始,你怎么了?”听到睦月始剧烈的咳嗽声时春几乎快要破门而入,生病了?


里面朦朦胧胧传来一声:“没事,感冒了而已。”


房门被打开,睦月始从里面走出来,脸色很难看,头发凌乱,紫色的眸子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雾气。


“始,你还好吧。”葵把早点放在餐桌上,看向春和始,“你们俩都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
“哈?不用了,我没事。”始的脸色更难看了,隐隐的还有一丝焦虑。


“我也没事。”


“不行,你们都给我去医院!”皋月葵语气严肃,不容拒绝。


2.


“好可怕啊,葵。”坐在医院走廊上的春说,扭头看着同样坐在身旁的睦月始。睦月始没有用发胶,刘海散落在额前,遮住了眼睛,春附身将始的刘海别到耳边。


睦月始敛着眉眼,少有的温顺。


喉间的不适感上涌,花瓣好像快要从口中溢出来。睦月始甩开弥生春的手,快速跑到医院卫生间的隔间,剧烈的咳嗽,花瓣不断从口中冒出来。


“花吐症,我也会得这种病啊。”睦月始靠着墙, 就好像失去了浑身的力气。


弥生春低沉温和的嗓音在门外响起:“始,你……”


推开门,首先看到的是虚弱的始,然后,是一地的花瓣。


心里隐隐有了猜测,但是不敢随意确定。


准备拾起一片花瓣,一只手横空拦住,春被睦月始阻止:“别碰。”


没有患上花吐症的人,只要触碰到病人吐出的花瓣就会传染。


他是在关心我吗?无法抑制的喜悦在心中扩散开来。


“花吐症?”弥生春问,拼命忍住喉间的腥甜,“因为我?”


“还能有谁?”睦月始说,抬头却看到弥生春口中溢出花瓣,疑问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被面前的人吻住唇。


唇瓣紧贴,舌头交缠,花瓣的香气混杂着血腥味,舌尖扫过口腔,牙齿在睦月始下唇轻轻啃噬。


不自觉的,睦月始的手臂环上春的脖颈,开始静静的享受这个吻。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两人放开彼此,鼻尖相触,弥生春小心地吻了吻始的脸颊,在他耳边轻声说:“我喜欢你,始。”


短暂的安静,他听到熟悉的声音说: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
End
by十亿

评论

热度(80)

  1. AugustineLorraine十的九次方 转载了此文字